虚闲遗万虑

算了。
噁心

北京难得下了场雨。街道上飞驰的车辆激出的哗哗的水声。落雨滴在防盗网上的铁皮上发出闷响,这座城市喧哗而安静。
我不想看论文了,或许是懒,或许是觉得看够了。隔着防盗网看着车水马龙,总觉得有种被幽禁的与世隔绝。

好多话不敢放在微博上说,也不想放在朋友圈里说,因为那些地方都有你。
我整夜整夜的梦到你。
一整夜合着靛蓝的夜幕。
合着你的笑。

但是我感觉我其实对你又没有什么感情,我可能只是一个喜欢无病呻吟的作呕的人罢了。能有多少感情呢?反正你拒绝了一个又一个,用略带尖酸刻薄的评论。
我能有好到哪里去呢?
你怀揣着各种各样的王子梦,挥了挥手。在白日梦的尘埃里,留下一身徒劳的我。

真令人作呕和丧气。

这是旅途,一个叫做命运的茫茫旅途

似乎所有的感情
都能被解读成消费主义时代的狂欢
我们消费别人的感情
也目睹自己的感情被消费

软弱,麻木而又犬儒

有什么好在社交网络上Po的呢?

lofter还是个好地方。没人Follow我。
这是下午回家的时候拍的,阳光拉升身影,蓝天,晕染开去的树梢,还有操场。满满的校园情怀

我和你的距离,就是永远触不到的手。
大概万事都不能遂人意。
趁早死心。